茶团子.

这儿是晓乌里葵☆
近期跌入ES/恶狼游戏/弹丸并深陷其中
励志尝试各种不同的文体
CP杂食少雷点,拒绝ky

[洸律]不老的糖果魔女和被捡到的“孩子”(1)

1.


律第一次见到洸,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下午。

彼时她才刚刚从自己充满温暖气息的小屋里向外迈出第一步,里外气温差过大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摸摸鼻子,她手中提着装满甜蜜糖果的篮子,一边腹诽暗骂着这寒冷得该死的天气一边转头。

就这样撞见了她魔女生涯中最大的麻烦。


2.


倚靠大树坐着的男孩,身体状况用“重伤”来说都算乐观。

面颊红润呼吸急促,额头上的温度烫得吓人,高烧不退让他陷入了昏迷。从其身上被火焰烧伤的痕迹以及怀中抱得紧紧的血衣来看这件事都没有这么简单。

理智尖叫着提醒她不要插手,律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

我只是不想见死不救而已。

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放弃了外出售卖糖果的计划,将洸抱回了自己的家。


3.


洸醒过来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冬日凉爽的风夹着温暖的阳光从开着的小窗子里一同灌进来,扑了他满面。

他掀开被子下床,光脚踩在被阳光烤得暖烘烘的地板上。这种时候,洸的脑内也不例外地冒出了普通人的三大问题: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他很快敲定了第一个结论,我是新村洸。

然后二三两个结论被他搁置一边,因为魔女小姐的歌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果断地放弃思考往声源处走去,身形娇小的魔女小姐正站在半人高的坩埚前手持着汤勺搅动锅里冒着诡异气泡的液体哼着欢快的歌,令人望而却步。

何等诡异的景象。


4.


魔女小姐站在坩埚前快乐地哼着歌,不时随手从旁边抓起一把不知名事物丢进锅里,旁观许久的洸终于忍不住开口:“你确定这种东西真的能吃吗?”

“??可是魔女协会的那群老东西告诉我人类的食物随便吃吃就可以啦?”

魔女小姐相当无辜地指了指摆在餐桌上的通讯用魔法水晶球。

“让开我来。”

洸叹了口气,撸起袖子上前从魔女小姐手里夺过了汤勺,暂时接管了厨房并使用言语攻击把魔女小姐从厨房轰了出去。

“?????人类的臭小鬼真是没教养——!!亏我还把你捡回来了!!”

气急的魔女小姐跺着脚在厨房门口大喊,被洸选择性无视掉。


5.


律挥挥手,碗盘叮叮当当响成一片,香气四溢的浓汤从坩埚里被倒入碗中,餐桌对面的少年表情肃穆,对面前的美味料理不为所动,尽管那是他自己动手做的。

魔女小姐吃得高兴,抬起头就看见男孩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不禁抖了两抖,这时她才想起询问男孩的身份。

“我的名字是新村洸。”

律才刚刚将面前的餐具推到一旁张开嘴巴,洸便从容不迫的介绍了自己的姓名,稚嫩的眉眼透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他抬头,开始自报家门。

“我的家,在森林外围北边的一座小村。”

“与奶奶住在一起。”

“……不记得是几天前了,一场大火袭击了那里。”

“奶奶为了保护我,拼死将我送出了村子。”

“我是唯一幸存下来的人。”

“罪魁祸首是,森林南边的三个魔女。”

洸握拳这样说着,指甲刺破表面皮肤陷进了血肉。

律的表情变得凝重。

两人眼中都带上了,名为「恨意」的情绪。

评论(3)

热度(56)